blue

锤基,盾铁,狼队,ec,福华,本马达,贱虫(加菲虫),德哈,双豹,宇宙夫夫,超蝙,superfamily,莱瑟,拔杯,哈蛋,JayDick
~( ̄▽ ̄)~为苏格兰小妖精詹一美打call!还喜欢妮妮,莫娘,包子,抖森,涵涵,叶子(ˊ˘ˋ*)成功成为日本大队的一员🌚

啊啊啊啊这个视角我我我_(:зゝ∠)_

【狼队/ABO】怪圈(pwp)

神仙大大!

黑羽钟:

*ABO,狼A队O


*算是pwp,假装有剧情,不要骂我谢谢>//<


 


 


 


 


01.


 


Logan不知道那时他摔碎的是什么。


 


再回想起来的时候,他甚至忘记了他们打架的诱因,无非是Scott斥责他不服从命令,他回骂Scott傲慢之类。似乎每次分歧的缘由都毫无逻辑,根本避之不及,但两个人都习惯了大动干戈,咬着牙较劲,没有一方甘于败下阵来。


 


那次任务,Scott原本带着队伍成员在暴风雨中伏击,而Logan在得知目标所在之后孤身一人去与目标对峙。他解决掉目标与Scott会合的时候,身上的伤口还没有完全愈合。但Scott仍旧愤怒,指责Logan不该单独行动。


 


他们之间的火星的确已经攒得到了该爆发的地步,即使没有这次任务、即使不是Scott先发怒,Logan也快要忍无可忍。他察觉到最近Scott对自己态度的不对劲,执行任务时处处有意针对,在学院里见到自己又避开走,像是刻意减少他们之间碎屑似的分歧,然后一吵就吵个大的。


 


大雨把他们浇透了,闪电如斧子般劈破天际。一阵暴风迎面扑来,力道之大,把他们的呼吸都卷走了,面前只剩真空般的窒息。


 


“你真的有重视过我的指令吗?你这是第几次脱离队伍?”


“你他妈就那么喜欢控制我?”


 


他们吵得噼里啪啦,随着滚滚雷声,与Logan的耳膜共振着。他眼前只剩暴雨,将分歧诉诸武力朝Scott的方向抡下第一拳的时候,看到对方原本咬着的嘴唇忽然泄露出冷笑,不知道是自嘲还是嘲讽开始打架的人。他们之间的争执已经凝固成了难以击碎的金属,把他们生生割裂开来,在记忆中投下重复的阴影。


 


Logan知道Scott气的不是自己不听从他的指令。


Scott知道Logan怒的不是自己对他的控制。


 


Logan捕捉到Scott停留在自己伤口处的目光,Scott也发现过他在学院刻意避开Logan时Logan凝滞了瞬间的视线。他们心知肚明,但还是困于以争吵为表达途径、又陷入新的分歧、一次又一次偏离本心的怪圈,如此互虐,两败俱伤,愤怒之外什么都不能做。


 


他们对于争执有种不可言喻的恶性依存,铁了心任凭怒火把本心烧灼殆尽把他们引向更深一层的彼此误解,却又能察觉到对方怒火下埋藏着的东西,最后谁都不肯先迈出那一步缴械投降,活活把他们之间的格局烧得千疮百孔,面目全非。


 


他们之间最默契的共识约莫就是打架时尽量不用能力,以求公平。事实上这是最荒唐的公平,本来他们在对方面前既不甘于自己败阵,又不想看到对方成为输家;既不甘于被对方蔑视,又希望对方成为更好的人,而自己去做必要之事。在这种诡异的矛盾中,两个人从来没有用过全力。


 


Logan攻击的时候,Scott及时闪避开没被击中要害,但抖落出了他随身携带的什么东西,摔碎在地上,似乎是玻璃制品,落地破碎的声响很快被雨声淹没。Logan没来得及看清那究竟是什么的时候,Scott的手臂劈下来,他本以为Logan会躲开,却被猛地扣紧手腕。像是强制休战。


 


“瘦子,我问你。我最近有做什么让你觉得被故意激怒的事?”


 


“我不知道,不关你的事。我只知道我——”


Scott使出全力,想在雷声中喊出这一句,却被烈风暴雨给生生灌了回去。雨点打在他脸上时有锐钝的痛感,风的力量太大了,像抽走氧气的面罩一样扣下来,他无法呼吸,也无法分辨脸上的是雨水、汗水还是别的什么。


 


他们之间的缄默在流动的雨声中停滞,Scott在自己重新开口的瞬间,看到Logan眼底的幽深里有浮起的涟漪,在平静的水面上小心翼翼又不动声色地冒了个头,从此便归于死亡般的沉寂了。


Scott在Logan眼瞳里看到自己,一张被雨痕切割得支离破碎的、模糊的脸。


 


“你不要总是把自己想得这么重要,Logan。”


——他已经分不清这是欺骗对方还是自我欺瞒。


 


Logan被浇熄了。在暴风雨黑压压的天色下,沉重呼吸都带着乌云,眼底散出强烈的不屑。他缓缓松开了手,在含含混混的雨气里,在雨中特有的令人作呕的土腥气里,转身抽走自己湿漓漓的灵魂,也抽身而去。


——骗子。


 


 


 


02.


 


“你能再说一遍吗,Logan?”


“我已经说过三遍了,教授。”


 


Logan倚着墙,不耐烦地再一次回复X教授夸张的反问,烦躁得有想砸墙的冲动,在对方的眼神里读出加倍的质疑之后,Logan叹了口气:“你如果不信可以脑我试试。”


 


“不,我不想再看你脑子里和Scott吵的无数次架,偏偏每一次吵架、每一句话、Scott的每一个表情你都记得那么清楚。”教授脸上还是有无法消散的疑惑,“但是你和Scott冷战?任谁都不会相信啊。哪两个人冷战你们都不可能冷战吧,你们不是什么事都通过吵架打架来解决吗?”


 


“这要问Scott了。我不关心他为什么跟我冷战。”Logan冷着声音回复一句。


 


“你要是真的不在意和他冷战的话,来找我干什么。不就是想让我脑一下Scott跟你冷战的原因?”


 


教授慈祥地笑着望向Logan,眼里有心理学家特有的洞穿力,明明没有使用能力还是轻易识破Logan锋利外表下藏匿着的东西。他在识破Logan的瞬间决定对这件事撒手不管,因为Logan还是藏得太浅了,他能识破的,Scott应该早就看出来了吧。


 


Logan几乎快要被教授语气里的笃定成分激怒,在思索反驳的合理措辞时无法控制地想起,上一次争执之后,他和Scott一步步僵化的冷战。他有一次拦住Scott想说清楚,他们的目光在空中纠缠了两三秒,又迅速分开。


 


彼时Logan有话想问又不知道从何问起,为这种表达的失语而感到胸闷,而他对Scott那种沉默的凝望,就是最好的言行逼供。Scott只是挑眉:“你不应该为一个控制狂不再命令你而高兴吗?”


 


是啊。就像Logan以前无数次抱怨的一样,应该高兴才对。


Scott平静的声音像钢丝一样勒进了Logan肉里。他想压抑五脏六腑的气焰,这样他才不至于内爆。并不是因为愤怒,只是因为这个问题的难以解释,与之前自己态度的不对等,让他有心焦力促的疲倦。


 


他是被一阵莫名其妙席卷而来的酒味呛得从记忆中拉回现实的,第一感觉是想去查看学院冰箱里满满一格的酒怎么了,转念一想他没有喝过这种味道的酒,作为一个鉴酒无数的人居然开始思索这是哪一种酒。那股浓郁的酒味越来越呛人,势不可挡地侵袭他感官的时候,他才判定,是信息素。Omega的信息素。


 


……可是学院里有Omega吗?


 


教授没有闻到刺鼻的信息素,因为Logan的明显走神而不满地蹙眉:“你有在听我说话吗,Logan?我在说,你和Scott的分歧不能靠局外人解决,心理学上——”


 


Scott。


他心头的悬石轰然落下,砸得水花四溅。他早就知道Scott是学院唯一的Omega,还是被对方一脸平静地告知的,第一次听到的时候以为这是新型恶作剧。Omega普遍体质较弱,但Scott的攻击力,不说身为变种人的能力,格斗力也是不得不承认的强。


 


“我从小训练的,你有意见吗?”Logan提出疑问之后,Scott当即呛声回去。


“除了我还有人知道你是omega吗?”


“还有教授。因为我需要的抑制剂比较特殊,需要教授帮忙制作。”


 


的确一般人看到Scott都不会生出他是Omega的想法,他每次发情期都在所有人发觉之前注射抑制剂熬过去,之前的发情期从来没有被学院的Alpha发觉过。


 


Logan那时其实很想笑,笑对方明明每天和自己对着干,却对自己一个Alpha坦诚身份,不设一点防备。他问过Scott为什么告诉自己,Scott以微不可闻的声音低声应了句“早晚有一天你也会自己发现”,又慌忙扯了别的话茬糊弄过去,不给Logan琢磨这句回答里真正深意的空档。


 


然而此时此刻Logan已经没时间去想为什么这一次Scott的发情期没被抑制,酒精的味道简直快要逼得他失去理智。他尚且如此,学院里从未听闻身边有Omega的其他Alpha可能已经往Scott的方向探了。他匆忙离开之前想起什么,回头问教授:“教授,Scott的特制抑制剂你现在有吗?”


 


“已经给他了。”教授的脸色严肃下来,“他的身体情况一直在变化,没法制出一劳永逸的抑制剂,我会每个月给他一次。他一般拿到抑制剂就随身带着以免发情期紊乱了。”


 


Scott这么久以来每次发情期都很谨慎,这一次不可能突然弄丢了抑制剂吧。Logan完全把他们还在冷战的事实抛在脑后,循着信息素的味道赶到Scott房门前时,看到已经有几个在门口但是不敢踏入的alpha,基本都是学生,发现顺着信息素居然追到了Scott房门前,一时怀疑是不是味觉故障,面面相觑。


 


直到Logan赶过来,眉眼里拧着不言而喻的焦灼担忧时,那几个Alpha才炸了锅。


 


“Logan,Scott老师难道是——”


“离这个房间远一点。越远越好。”Logan打断他们的询问时,自己都不清楚莫名蹿上来的火气是从哪里来的。他在学生们低头离开后,才握住门把手,他本来料想以Scott的戒备心一定会锁门,没想到一推,门就开了。


 


门被他推开的瞬间,Omega发情的味道强烈得让Logan浑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想夺走他的理智。是甜酒的味道,Logan脑海里不合时宜地判断之后关了房门。甜酒的香气几乎充斥整个屋里,Logan一眼就看到这阵甜腻的来源。


 


Scott倚着床坐在地上,像是不小心跌下来的。他满脸通红,手捂着胸口心脏的位置在极力平复呼吸,却都是徒劳,听到开门声之后仰头望过去,红晶石眼镜上好像都覆了水汽。


 


他简直就像是被自己信息素的味道灌醉了。


如同喑哑的灯光下一杯色泽诡谲的酒,任谁都以为是最烈最浓稠的威士忌,而Logan被允许一尝,竟然是甜的。


 


“你的抑制剂呢?”Logan走过去接近他的时候心里都悬,甜酒味落在空气里甜得过分,他自己都快撑不住了,出声询问的时候声音都哑了。


 


Scott仰着头瞪他,咬着嘴唇没有开口,好像要把冷战进行到底,明明自己现在是最危险的一方,还要摆出非暴力不合作、暴力了更不合作的架势来。


 


Logan一时不知道拿他怎么办好,俯下身想再问一遍的时候,猝不及防地被猛地揪过衣领去。Scott真的像是喝醉了,贴近Logan的耳根,语气里带着燃烧的火焰,灼热的气息从Logan的脸颊一路烧到了心底。


 


“你连这个都不记得?”Scott笑意未及眼底,“被你摔碎了啊,抑制剂的瓶子。”


他的声线湿漉漉的,像是被雨淋过,让Logan回想起淋到他心底的那场暴风雨,还有他们意气用事打架的时候,他无意间摔碎的什么东西,Scott随身携带的东西。又想起他疑惑Scott这么久以来发情期掩藏得这么好,为什么偏偏这一次严重得过头。


 


↓让我们阵地转移


→【走图片】


→【走石墨】



改了一个超蝙举高高的表情🌝🌝

【法鲨生贺】【RPS预警】【鲨美】愿无岁月可回头(番外2)【小甜饼】【和谐重发】

月白杂货铺:

鲨美RPS向小甜饼 刷TAG刷到的法鲨单人粉请慎入


鲨美RPS向小甜饼 刷TAG刷到的法鲨单人粉请慎入


鲨美RPS向小甜饼 刷TAG刷到的法鲨单人粉请慎入


背景大概就是两人是恋人关系【你们可以脑补成是HE结局的后续 反正我就是这么干的 来咬我啊】 时间上可能和现实有点出入 请不要在意


祝:世界上长相最最最最最帅身材最最最最最赞演技最最最最最棒性格最最最最最好的Michael Fassbender先生生日快乐~


================================


       五(上)  五(下)  


六(上) 六(下)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番外一


=================================


正文


【微博戳我】

帕帕尊的敲阔耐!!!火箭星敲好磕!!!!